首页 > 保险 >

五大路径解决“僵尸企业”清退难题

2015-12-18 11:55:44

上周,国务院层面首度就亏损企业问题提出定性、定量、定标准、定时的措施,特别是到2017年末的时间表确定,具有重大意义。

12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加强分类指导,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对持续亏损3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采取资产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方式予以“出清”,清理处置“僵尸企业”,到2017年末实现经营性亏损企业亏损额显著下降。

同时,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九次会议确定的2016年改革工作总体思路指出,要“突出问题导向,突出精准发力,突出完善制度,突出督察落实,把具有标志性、引领性的重点改革任务抓在手上,主动出击,贴身紧逼”。解决国有亏损企业“去产能”问题,便是这样“具有标志性、引领性的重点改革任务”。这是供给侧改革思路在国企领域的重大部署。

前不久,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把“促进过剩产能有效化解,促进产业优化重组”作为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的四大关键点之首,并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提法。这不仅为化解过剩产能提供了理论依据,也为下一步攻克这一难题提供了方向。最近要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必然对2016年的“促进过剩产能有效化解,促进产业优化重组”进行新的部署。

形势明确告诉我们,供给侧改革突破口是要对“僵尸”企业实行清退。时间紧、任务重,必须主动出击,贴身紧逼。这中间有几个问题要弄明白:

“去产能”的标准有六条。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标准的,是四条。第五条长期亏损的,明确是对持续亏损3年以上的产能过剩企业,最后一条是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

结合三个重要会议精神,去产能、清退“僵尸企业”可以总结为五大路径:一是从解决“僵尸企业”入手,关停并转,用产权转让、关闭破产方式加快清理退出;二是剥离出来,重组合并,重新配置资源;三是用“腾笼换鸟”的思路去换产品、换技术,换新的运营方式,提供有效供给;四是扩大出口,开辟新的市场,从需求端加快去产能;五是加快产能输出,在供给端消化产能。

行业企业该如何实行这五大路径?首先要做到的是明确思路,下定决心。过剩产能必须消化,需求侧管理认为市场无法出清,因此需要采用政策刺激的方式来恢复需求,以需求扩张去迎合现有产能;而供给侧管理则认为市场可以通过价格调整等方式来自动出清,通过价格、产能整合、淘汰等方式来清理过剩产能,而“过剩”存在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显然,“面多了和水,水多了加面”的做法应该终结了。过去那些低端附加值以及能源消耗的企业会加速退出市场,特别是一些没有核心竞争力和先进技术的“僵尸企业”,过去靠政策扶持和银行贷款存活,在新的条件下不会获得政策支持,必须退出市场,这是不能有任何犹豫的。国企改革长期存在一个误区,就是“固化存量、优化增量”,使得将劣质资产长期留在存续企业内。如果国有企业改制重组还以“固化存量、优化增量”思路继续下去,就可能使会“僵尸企业”长期“死而不僵”。

其次,是明确目标。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对供给侧改革的表述看,企业盈利水平是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核心指标。提升企业效率,提高企业盈利水平,恢复产业活力,是化解过剩产能、产业优化重组的重要目标。钢铁、煤炭、铁矿石、有色金属、水泥、玻璃、石油、石化,约有80%的亏损企业都集中在这些行业,改革任务很重。12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另一个目标,是促进国有资本更多地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我们也不能忽视。

再次是讲究方法。供给侧改革要善于抓两头,一头抓创新发展,在增量上下功夫,加快形成新动能;一头是清理退出,在存量上下功夫,加快增进旧动能。产能过剩企业面太大了,不要轻言淘汰,更不能刮“破产风”,正确的做法是改造一批,提升一批,淘汰一批。为什么要加上一条“腾笼换鸟”?我们说处理“僵尸企业”,并不是说把“僵尸企业”都消灭,重要的是消灭品种,有了新品种,不排除“借尸还魂”的可能。目前消费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态势,轻工业利润在上升,重工业利润在下降。民营企业大多集中在轻工业领域,国企多集中在资源产业,集中在重化工业,国企的思想观念要转变,要从“避轻就重”回到“避重就轻”。

再之,是增强信心。当前,多个行业、多个地区的产能过剩正引起各方的担忧,它可能引发通缩、失业、经济动力不足等一系列风险。一些决策者对去产能闻之色变,认为去产能就是简单的“破”,因此等待观望状态非常严重。我们要明白,去产能也可以是“立”,通过并购重组,可以有效缓解去产能的阵痛,同时重塑企业活力。当然, 2016年、2017年是一个阵痛期,短期内宏观经济指标和就业数据下行,地方税费收入下降,但后三年经济增长就会稳定些,可望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还要强调的是,要将国企改革与供给侧改革结合起来。国有企业是供给侧改革的主体。供给侧结构调整的四个层次恰恰也是国企改革中“三个一批”的任务,即“清理退出一批、重组整合一批、创新发展一批国有企业”。两项改革,并行不悖,相互促进。实际上,国企改革主要还是解决产权问题,国企改革指导文件很清楚的表述,未来要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所有权和经营权放开,放松管制等。在去产能的过程中,内部要把增强企业活力放在突出位置,外部要着力营造扶商、安商、惠商的良好市场环境,为混合所有制改革创造条件,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国企改革。因此,国企改革总体上就是制度供给的问题,制度调整是结构调整的根本动力。

调供给结构,谁来调?最后,要说的是组织实施问题。当前,要特别重视完成三个转化,一是理论动力如何转化为实践动力,二是上层动力如何转化为中层动力,三是政府动力如何转化为企业动力。

要做到三个转化,首先需要提供制度供给,需要政府放权。上层动力如何转化为中层动力,使得中央意图转变为政府部门、中央企业的行动,需要压力转换机制。有些政府官员和企业口头上是一套,行动上却千方百计为旧产业和“僵尸企业”跑关系、立项目、找资金。不仅造成资源浪费,还挤占了本可用于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的稀缺资源,这必然危害供给改革的健康持续发展。

(作者系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